現在是星期天正中午,陽光刺眼到難以睜開的地步,路上的人可說是少之又少,大部分的人不是待在公共場合享受免費冷氣,就是窩在家裡看電視玩電腦

雖然說這裡也有風力強到讓人打哆嗦的免費冷氣,但難得的假日待在這種地方也太悲哀了吧!

有沒有搞錯?這裡是圖書館欸!

一想到剛剛順口就答應了鄭宥賢的邀約(鄭宥賢是我二哥),現在真的是後悔後悔後悔後悔後悔……,為什麼老哥明天的考試要拖累我美好的假日啊?轉頭看看隔壁埋頭於參考書的老哥

[我們在這邊待多久了?]

他沒出聲只伸出一根食指

[一個小時?]

他瞪了我一下,小聲的說[一!分!鐘!你就不能去拿本書來看嗎?]

說完又埋進自己的參考書世界

鄭大賢無奈的笑了笑

——這世界,果真沒天理!

[哥我去拿書喔]

頭也不看一下,[嗯]

[別太想我,我馬上就回來了!]

用著完全屎臉看著鄭大賢,下一秒就從桌面下伸出中指表示回應,接著又繼續埋向參考書

無視老哥的中指,
[要用功點啊~]

故意高個七八度,惹的方圓一公尺都投下異樣的眼光,就趕快走進那滿山滿海都是書的書叢

至於鄭宥賢他啊……就算不回頭看也知道他那張臉現在鐵青的跟什麼一樣,大概知道回家後的下場了……

走進書叢,東張西望的看著(畢竟前面沒書只有走道),[好無趣啊~這裡]伸了伸懶腰的同時,甩了甩手,沒想到就好直接甩在後面的人上,嗯……那個處感,是鼻子…

[shit……]

——不知道故意壓低聲音,反而更容易讓人注意嗎?

鄭大賢又無奈的笑了

[抱歉,你還好吧?]蹲下去看著這位蹲下摸著鼻子的可憐蟲(這位可憐蟲就叫做劉永才),想了想覺得自己的問題很蠢,拜託!怎麼可能還好?

劉永才抬起頭,充滿恨意的眼神瞪著鄭大賢這位差點把他鼻梁打歪的兇手;兩人就這樣不發一語對看了幾秒

[對不起,我沒看見你!要不先扶你去旁邊的沙發坐著?]
為了怕劉永才比他的大,還用著恭敬的敬語

——這時的鄭大賢在心裡大大的OS:天啊!我真是善良的男人!

然而這種精神也讓劉永才為之動心
個屁!

甩掉鄭大賢的手,用無限鄙夷的眼光瞪他[不用,我自己來就好!]停頓了一下,又加強語氣說[我跟你看起來是同輩吧?]

——老子被你打一拳後又要看你假好心的扶我?!拜託!你怎麼看都比我糙老好嗎?用什麼敬語啊!

但,隨然嘴巴和心裡都是強硬的吐嘈,可是手腳卻軟的跟什麼一樣
劉永才站起來的煞那,又倒下去了!

而且,還好死不死的倒向鄭大賢

以鄭大賢的看法來說,他的直覺反應讓他扶好劉永才,但,鄭大賢也跟著好死不死的扶到了劉永才那不怎麼纖細的腰……

——靠……

劉永才立刻像隻炸毛的野貓(這是鄭大賢的說法),伸手推開大賢環在他腰上的鹹豬手(這是劉永才的說法)

不動還好,這一推卻又讓劉永的晃了一下,接著便重心不穩的直接倒在鄭大賢的懷裡……

——shit!老子上輩子造了什麼孽啊!劉永才在心裡無止盡的咒罵

看著眼前這位有點不知所措的兇手,竟然還用著汪汪大眼看著自己?!

——搞的你好像才是受害者一樣!信不信老子戳爆你的大眼睛!永才繼續無限咒罵眼前這位混蛋

[我還是扶你去旁邊吧!],又是那張假裝無辜自己最委曲的臉

——怯!老子才不吃你這招!

但還不等劉永才的答覆,鄭大賢便以公主抱的方式把劉永才抱到十步之差的沙發上

不要說劉永才被抱起來的當下有多錯愕加屎臉,連鄭大賢也不太懂自己幹麻用公主抱的方式帶他到沙發

——肯定是這裡的冷氣太強了,把腦袋都凍壞了!

以十分扭曲的邏輯想通了這一點,鄭大賢的自我安慰似乎很有效

好不容易把劉永才搬上沙發,大賢心想:果然人不可貌相,海水不可斗量!

——奇怪?我不是來選書的嗎?怎成了現在這種情況?算了,反正我也對那些密密麻麻的白紙黑字沒興趣,就當是打發時間吧!鄭大賢再次自我安慰的想

[欸!你叫什麼名字?]隔壁的那位同胞終於肯平心靜氣的跟他說話,一想到他剛剛那雙想吞噬掉自己的眼神,大賢不由的雞皮疙瘩了起來

劉永才看了看搓著手臂的鄭大賢,[會冷嗎?諾!給你],說完就把身上的黑色外套丟在鄭大賢身上

說實話鄭大賢真的覺得冷了,才剛冒完大汗的背劉永才過來,現在又立刻被強風的冷氣洗禮,不冷也有鬼吧!

[謝謝,我叫鄭大賢,你呢?]
禮貌性的回答後,大賢拉了拉披在身上的外套

[我是劉永才,你說你叫鄭大賢對吧?]劉永才心想這個名字好像聽過,卻又不太記得是誰說的了

——不對,明明是最近的事啊!永才納悶

[對啊!怎麼了嗎?]又是笑的一臉人畜無害的,不過老實說,這傢伙長得還真……連《帥》都法媲美他的美貌,劉永才心中淡淡的笑著

[沒有,只是想請圖書館員把你放入黑名單罷了!]隨便扯了個小謊,但其實劉永才也很想這麼做

大賢尷尬的笑了笑,[你的鼻子還好吧?]

——剛剛一直沒看清他的臉,現在這麼近距離一看,嘖嘖,還真是連《可愛》兩字都無法形容……

情不自禁的摸著劉永才揉順的劉海,
然而這個動作,也讓劉永才再度用鄙夷的眼光瞪他

花了幾秒從晃神中醒來,[對不起……我…不是故意的……]鄭大賢支支吾吾的

[沒關係……]劉永才自己也用手撥了撥瀏海,看著鄭大賢突然想起了什麼……

——是有沒有這麼巧的?

秉持著追根究底的個性,劉永才索性先提出疑問,[你有哥哥姐姐嗎?]

[有兩個哥哥!我二哥跟我長得很想雙胞胎!不過我跟他差了三歲!]

[對了!後面那個女人你認識嗎?]大賢有些狐疑的看了後面

[嗯?]永才正要回頭看的瞬間,下一秒……被啪頭!

[劉永才!你害我找多久了你知道嗎?]用清脆的女高音說著,配上清秀的臉蛋,長得又有點跟劉永才相似

——難不成是永才的姐姐?

不等劉永才的回答,女人往後面一看,看著那有些不知所措的鄭大賢
[椰?鄭宥賢你怎麼在這裡?]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forever with U 的頭像
forever with U

loveybaby519的部落格

forever with 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